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54239399的博客

人生幸福与否就是看谁把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平衡得恬到好处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【转载】黎阳评论文章:宋彬彬道歉是大好事  

2014-01-19 19:23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宋彬彬道歉是大好事

   黎阳  2014.1.14

 

  宋彬彬道歉是大好事。

  第一,“无心插柳柳成荫”

  “新京报”的报道“再不道歉就没机会了”乍一看标题很吸引眼球:“宋彬彬为文革道歉”。再一看,实际道歉内容有两大条:第一,“参与贴出第一张大字报”;第二,“没有保护好校领导”,导致校长卞仲耘被打死,成为文革中北京市第一个被打死的教育工作者。

开国上将宋任穷之女向文革受伤害老师同学道歉(图)

 

  再仔细一分析,这两条其实都并不那么简单:

  ——“参与贴出第一张大字报”——并非宋彬彬自己主动,而是别人动员的结果:“刘进的最后一个道歉对象,是同班同学宋彬彬,‘是我让你和我一起贴大字报,是我作为总领队派你带领同学们上天安门城楼,而影响了你的人生。’”

  ——“没有保护好校领导”——“卞校长被‘暴力致死’前,自己和刘进曾两次阻止,看到同学散了,以为不会有事了,就走了”——不是没保护,而是保护不力。(据冯敬兰:“不要让文革成为演义——也谈卞仲耘之死”一文,“高三1班刘沂伦证实说,是宋彬彬和高三2班朱姓同学等几人去医院找的大夫。朱同学事后告诉刘沂伦,医生一听说是黑帮就不愿来,宋彬彬和他当场吵了起来,说解放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,对俘虏还得优待呢。当时来了一个年轻的男大夫,一个年长的女护士,给卞校长打了强心针。”)

  如果凭这两条要求宋彬彬道歉,那经历过文革的中国人没有谁是不该道歉的——当时全国有几个人是没贴过大字报的?宋彬彬被人拉去“参与”写大字报都不行,那自己写了大字报的呢?卞仲耘生命垂危时宋彬彬顶着压力要求施救尚且逃脱不了“保护不力”之责,那其他所有中国人岂不都可以安上个“保护XXX不力”之罪?说是“宋彬彬为文革道歉”,其实是要求中国人人人过关,个个请罪。实际结论:“中国人劣等,谁都不干净”。

  但“宋彬彬道歉”的实际效果却是歪打正着,让急于借“红卫兵道歉”大做文章的人不得不放松了信息封锁,让许多对历史真相一直一无所知的年轻人突然知道了一些历史事实:

  ——宋彬彬没有打人,更没有打死卞校长。所谓“九条人命”的谣言从此破产。

  ——上天安门献袖章并非宋彬彬自己安排的,而是别人安排的——“是我作为总领队派你带领同学们上天安门城楼,而影响了你的人生。”

  ——宋彬彬没有改名叫“宋要武”——“8月18号之后,有很多人写信给宋要武收。很多很多信,我从来没有拆过,因为我不承认宋要武是我。”

  ——打死校长卞仲耘的不是宋彬彬,而是师大女附中“高中一年级”的“高干子女”(“不要让文革成为演义——也谈卞仲耘之死”一文中有详细描述。)

  ——几十年来宋彬彬一直试图说明历史真相,但一直被“言论自由”的环境严密封锁:“这么多年,作为一个符号,我经历很多,我有很大的心理压力。而且在很多语境下没有办法去澄清这个事情”、“有人将卞校长的死和你联系在一起。你之前写文章,也引来很多质疑”、“可能有人会说你的道歉只是对自己的洗刷。你们也说过,有人称你们‘假道歉,真反扑’”。

  ——“文革发动的目的之一就是让底层群众揭发、监督党内高层干部,而‘老红卫兵’们为了保护自己的爹妈则把矛头指向党外的群众。”

  宋彬彬没道歉之前,虽然拼命澄清,但知道上述历史事实的有几个人?一道歉,这些信息一下子就传遍了全球。一个道歉能打破如此严密的信息封锁,这笔买卖不能算亏。

  第二,让当年打死人的真正凶手越来越难装死过关

  不管出于什么动机,“宋彬彬道歉”的客观效果是把师大女附中文革往事放在了聚光灯下,让“打死卞仲耘的人是谁”一下子变成热得烫手的话题——定性批斗卞仲耘的是谁?不是宋彬彬,而是派驻师大女附中的工作组。谁派的工作组?团中央。当时谁主管团中央?谁通过自己的女儿直接插手抓师大女附中的工作组?谁的女儿直接参与殴打卞仲耘?……“宋彬彬道歉”虽然只字未提,但客观逻辑让人们不可能不把一切线索引向真正的罪魁祸首——宋彬彬能出面澄清自己没打死人,其他人为什么不也能如此?当人人都如此时,真正的罪魁祸首还躲得掉吗?时至今日,还会有人愿意给别人当替罪羊吗?你过去装死,今天装死,明天呢?当人人都澄清自己时,你再装死又有个屁用?就凭这就可以肯定,“宋彬彬道歉”让某些人如坐针。

  第三,让“普世公知”忘乎所以原形毕露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。

  “宋彬彬道歉”让“普世公知”们得意忘形,马上得寸进尺:“深度不够”、“只是陈小鲁、宋彬彬道歉是不够的!”、“打死人这种事,道个歉就能过去了?”、“中国知名公知徐友渔:国家应向文革道歉、个体道歉是不能代替国家道歉的,如果没有国家正式的、隆重的道歉,那么文革的罪责就永远没有了结、只要国家还没有道歉,人们就会继续追问下去,要挖出真正的罪责主题,道歉也就并没有画上句号”、“武斗宋彬彬有责任,现在的道歉不够、她在文革中扮演的角色和对武斗局面的推动,她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”……

  鲁迅说:“中国的事,此退一步,而彼不进者极少,大抵反进两步,非力批其颊,彼决不止步也。”——个人道歉不行,得国家道歉。国家道歉了呢?还不行,得国家赔偿。国家赔偿了呢?还不行,得追究责任。追究责任之后呢?还不行,得“政党轮换”——你既然“国家道歉”、“国家赔偿”,那就不打自招承认是“犯罪组织”。既然是“犯罪组织”,那就不但没有资格执政,而且没有资格存在……“普世公知”们不可能有其他选择,只能沿着这条你死我活的道路得寸进尺一条道走到黑。即使他们其中有人想适可而止,其他人在利益驱动下也决不可能住手。这就逼着执政党内想靠妥协道歉得过且过的人迟早走投无路,要么彻底投降,要么不得不翻脸。不信?走着瞧。

  不管是哪种情况,对坚持“走资派破坏文革”观点的人来说都不是坏事。就凭这就可以说,宋彬彬道歉是大好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